新貨到。奇蹟的夏天 (更新)

過年前在博客來訂的,千等萬等,終於在前天收到了。竟然發現我忘了買柯南(昨天去中國城本想索性買下55、56,可是竟然ㄧ本要六元,我身上加起來只有9元多,還要撐到下禮拜,想想,算了)。言歸正傳。昨晚,看了「奇蹟的夏天」。

好美。

這是第一個想法。

奇蹟的夏天我沒有看過導演楊力州的其他作品,所以不知道這樣的畫面是不是他ㄧ貫的作風,或者純粹是台灣東部花蓮的色彩,就是這麼美麗。想想,ㄧ部結合年輕男孩們、足球、山與海的電影,就算是紀錄片,又怎能不好看呢。不過,這樣耳目ㄧ新的紀錄片,真的是太令人開心了!紀錄片往往都想傳達更多訊息,卻總是很容易讓人卻步,沉重無聊是大家的理由。可是楊導用輕快的方法,討論殘酷的真相。因為正逢全球足球熱,耐吉邀請楊導到美崙國中去記錄這支足球隊,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有這樣ㄧ班住校的體育班(整個足球隊在同ㄧ班,每天吃飯、睡覺、練習、上課、甚至玩都在一起),而且曾獲得世界分齡足球賽冠軍,再完美不過。(畢竟要沒有人想看必敗的選手的故事,這是很現實的事)

怎麼說呢,看到他們這樣熱烈地熱愛著足球,覺得「這就是青春啊!」拍攝這部片有個很特別的轉折,就是楊導發現小球員們看到導演都會有距離感,無法自然捕捉,於是他決定請他的學生張榮吉,娃娃臉的他來負責小球員間的互動,而他則保持距離作依個觀察紀錄者。因此這部片有了兩個導演。張榮吉說他第一次踏入宿舍,那股潮溼,混合著汗臭的味道,讓他幾乎要吐了,但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他們的生活大不易,也許隔著鏡頭的我們沒辦法完全看得到。這部片的拍攝和剪接真的很用心,加上小球員們真的很自然很可愛,看完真的讓人超感動,不知不覺成為他們的球迷。最後暑假前的那場比賽,不只是他們難忘的比賽,也是撼動我們的ㄧ場比賽。

本片獲得第43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入圍第11屆釜山影展超廣角單元

友人小強說最後介紹球員的那段 可以拿去當廣告 (意思是拍得很美很有味道) 我說 就是這樣這些小朋友(對我而言試小朋友)才會這麼受歡迎 「奇蹟的夏天」 其實可以說是拍得很商業的紀錄片 但我並不討厭這樣 有得時候 平易近人的敘述更容易打動人心 更容易傳達消息 好比這次奧斯卡在頒最佳長篇紀錄片時 頒獎人就開玩笑說是在比悲慘 我也喜歡這樣平實原汁原味的紀錄片 可是對於普通把電影當作娛樂的觀眾 也許就望之卻步了

紀錄片隨著時間有著不同的面貌 最早是教學用途 接著俄國Dziga Vertov主張的Kino Pravda “cinema truth”影像還原於寫實 拍攝無關美學 然後在30-40年代戰爭時被用來宣揚國威 50-70年代Cinéma vérité反對studio式製片 相反的 一定取外景 用較少人 同樣方法運用在法國新浪潮 藉由較進步的器材 拍電影可以使用較小的手提攝影機 聲音同步功能較佳 電影不再被侷限在studio裡面 也有了”更真實”的面貌 Cinéma vérité通常可以看見攝影師的移動 (遙遙晃晃) 一個shot通常很長 幾乎看不到坐下的訪談 接著紀錄片也大量運用在政治目的上 一直到最近幾年 不少紀錄片與賣座畫上等號

比方說 當Fahrenheit 9/11 剛在紐約上映 大排長龍的景象會讓人以為是星際大戰上映了 和去年我覺得最好看的電影March of the Penguins 以及最近常聽到的 An Inconvenient Truth等都是代表 相當不可思議

紀錄片很難不主觀,有的時候也不能不主觀。

因為影片是這麼強而有力的媒介,一不小心會成為致命武器。(這是我當時看Fahrenheit 9/11的感想-So powerful! 當時突然覺得很可怕,想到這樣的媒介被用來洗腦用,直打囉唆。)

正如Vertov所說 “It is far from simple to show the truth, yet the truth is simple.” 再正確不過。

奇蹟的夏天官網

Comments

comments

6 thoughts on “新貨到。奇蹟的夏天 (更新)”

  1. 我有看過楊力州其他的片
    像過境 Beyond the Mirage、老西門 The Old West Gate

    但我沒有看過這一部~~我也好想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