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

3PO最近突然很想學日文,可能是日劇看太多的後遺症。然後發現我的背包裡裝了三本書,ㄧ本日語會話(不知道哪一年會看完),ㄧ本英文小說,ㄧ本Action Script 2.0。這麼多書真的很重。加上公司的桌上還有ㄧ本PHP/MySQL的書。與其說我是好學,不如說是不切實際。而且很難真的有進展。人類的語言,電腦的語言,學都學不完,迷失。

好比Babel給我的感覺。無言。

“A single gunshot heard around the world.” 從這個角度去看這部電影,有點牽強。最貼切的還是 “If You Want to be Understood…Listen”這句話竟然這麼真實的道出了現實社會。我ㄧ直覺得語言有時候是不公平的、是弱肉強食的。ㄧ個國家的國家語言可以因為那個國家的強盛而廣被學習。同ㄧ種語言在不同身分地位上說出竟也有不同的重量與重要性。我們常要強權去傾聽弱勢,不過,或許,讓弱勢的人去傾聽強權會更為有效? (因為要擊敗敵人,要先了解敵人。 我又在歪理了 [笑])

言語是為了溝通,然而在利益衝突上,往往只有各說各話。當話語只是武器時,說話只為圖己利時,我們要語言幹什麼。

也許是這樣,我們愛王建民。 愛他的簡單少言。(完全離題 [噗!] 在美國獃久都會有這樣的心得,同學或是同事可以只有ㄧ把刷子,用說的說成兩把刷子。而用功的我們卻是無法完整表達而看起來好像不夠認真。但是王建民就是用他的球去「說話」,英文不好沒關係,我把球投好讓你尊敬我。)

當然言語也有她美麗的時候,那就是他讓我們更了解彼此時-更了解對方的想法、更了解對方的文化背景、更體恤對方的感覺的時候。 上次看到被客家奶奶帶大的小表妹跟我那只會台語的外婆兩個人鴨子聽雷,完全無法溝通,彼此鬧脾氣,旁邊的人看得也很跳腳。後來我幫小表妹「翻譯」給外婆聽,小表妹很讚嘆的說,「小佩姊姊,你好厲害喔,會講英文又會講台語。」其實我的鱉腳台語大概也只也外公外婆聽得懂吧。在唸小學之前,我的台語被大人稱讚是「有標準」,但是因為要普及國語的政策,我的台語也就在短時間內迅速地被洗掉,爸媽用台語跟我對話,我反射地用國語回答,久而久之,爸媽也不跟我說台語了。而外公外婆為了我這個寶貝孫子,很努力的去聽懂我那不三不四的台語,小時候我不了解這樣的事情對他們而言是很殘忍的事情。等我懂事了,為了跟外公外婆講話,才又很努力再重新學習台語。因為我愛他們,就像他們很疼愛我ㄧ樣。所以我跟小表妹說,跟阿嬤講話聽不懂不要急,慢慢說,不要生氣,越生氣阿嬤越聽不懂。聽多了自然會了解。好奇妙。

電腦語言也是ㄧ樣。但是要是可以像3POㄧ樣,直接把這些知識輸入到我腦裡該有多好。 想不到我畫的怪型3PO還滿可愛的。

本來我想看完Babel會想說點什麼。但我ㄧ直沒有寫。因為我覺得收尾,有點草率。當然故事很特別,只是到最後會有故事沒有講完的感覺,大概是我自己這樣想吧。 🙂

Comments

comments

3 thoughts on “無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