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秘密花園與我的棒球世界

ドラマコミックス ヒミツの花園(上) 秘密花園(或” 她的秘密花園” [ヒミツの花園])是前一陣子看的日劇。聽名字感覺又是一部翻拍漫畫的作品,但其實相反。這是一部先有日劇才有漫畫的日劇。

這部小品有幾個引人入勝的地方—筆名為花園的少女漫畫家是四個兄弟。它把漫畫家與出版社之間微妙的關係描寫的非常清楚。雖然是愛情故事,但是並不是那麼認真的在裡面談戀愛,反而著重在兄弟之間的感情,雜誌主編和前愛人之間的關係。其實當看到最近很喜歡的寺島進穿著圍裙開門時,我就對這部戲充滿好感,而四兄弟也都真的有著自己帥的方式。但最讓我欣賞的,還是它特意在日劇後出漫畫這樣的策略。

那麼,跟棒球有何關係呢?

無關。

問老友要不要一起去看中職,被認真的拒絕了。

因為「太感傷了」。

「就是因為太感傷才叫你跟我一起去看呀。」 (雖然我是象迷,但是第一次簽賭我就對職棒說「不」了,後來人不在台灣也就真的與中職漸行漸遠。十一年有了吧。)

我這個為了合群總是跟我們一起去看兄弟的老友竟然是時報的(對不起 沒有好好關心啊),那真的沒辦法,這個真的太痛了。

看兄弟,是因為老爸帶我和老弟去看的第一場棒球賽是龍象之戰,以前最賣座的戲碼,當時是職棒三年。喜歡黃色的我,自然被黃色球衣那醒目到有罪惡感的球衣給吸引。我正好趕上第一代黃朝,也就是兄弟稱霸職棒4-6年的年代。(那麼簡老弟為何是統一的呢?大概是統一布丁的關係吧。以前小朋友會分統一派的跟味全派的,互不買對方的產品。)

我還記得我投稿第一次被選用就是在兄弟雜誌上刊登的,寫得就是那場帶我進入棒球世界的龍象大戰。

我的稿費是幾本兄弟雜誌,和黃色的兄弟T-shirt ,以及一些小別針等小紀念品(忘了有沒有錢)。當時有個從美國回來的阿姨送了我一種顏料,可以畫在衣服鞋子上。我便用有銀粉的顏色在那件黃色T-shirt上認真的畫了兄弟的吉祥物大象(臨摹那頭兄弟象)。當時真的相當的驕傲。

高中聯考前的晚自習,同學們都各自戴著耳機聽著棒球轉播,當時我大部分的同學都是為了廖敏雄而支持時報鷹。考上高中後,才遇到志同道合的象迷朋友,下課後不辭勞遠的從內湖到當時的市立棒球場,排免費的學生票。 一場又一場慢慢地耐心地排。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能不能想像當時職棒的魅力。朋友甚至成立了棒球社,請來了兄弟的球員來學校(當時真的很青春哪!不過請來了兄弟球員後就沒有再請別的球隊,完全地偏心)。當時身為兄弟球迷,總會遭來無故的誹謗,被說是低級沒品的球迷,因為當時職棒與我們密切相連,火藥味十足,也代表著我們真的很在乎。現在,大概沒有別隊的球迷會花這個精神與功夫來相嗆了吧。

因為簽賭。

就像是狠很地賞了我們這些熱情球迷一巴掌搬。

單純的我們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打假球這樣的事情存在 。當時我們「幼小的心靈」怎麼能夠、又要如何去面對與承受這樣的扭曲。我們尚不知世間險惡啊。所以很多人都和我一樣,選擇遠離。但是,依舊有很多勇敢又善良的人選擇為沒有簽賭的球員與球隊加油。

在我們幾乎要忘卻時報鷹簽賭時,卻出現了第二次簽賭案。這對那些選擇繼續支持的球迷情何以堪?

而今年的簽賭疑雲再度襲擊,我就不多說了。

這和秘密花園的關聯?

秘密花園中的四個兄弟,隱藏了他們是男性,而且有四個的這個秘密,出了一部又一部超受歡迎的少女漫畫(其中一個原因是男人畫少女漫畫感覺很噁心)。這一天,支持他們許久的編輯(田中一郎—寺島進飾)提出他畢生唯一的要求,請他們務必出席簽名會。這無疑對他們是不可能的要求,於是他們派女主角月山夏世(釋 由美子飾。另一間出版社的菜鳥編輯)代表他們出席,還好好地讓她練習了花園的簽名和姿態禮儀。

但是真正要開始簽名會時,月山卻無法完成她的任務,因為她看見小女孩花園迷滿心的期待,認真想要成為像花園老師一樣的漫畫家那樣的心情,她無法欺騙她的感情。

所以,簽賭的那些人啊,有看見球迷全心全力加油那認真的表情嗎?知道孩子幻滅的代價嗎? 不是不想看了,竟是不敢看的這種心情你們明白嗎?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