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芭芭拉 & Glenn Ligon

今天應同事邀請,首次參觀六大道上的ICP (Internationl Center of Photography),經過上百次卻從沒進去過的小博物館。

今晚是Barbara Bloom展的首夜,只有會員可以參加。因為距離入場7:30還有一段空檔,我帶同事去紀伊國屋瞎混了一個小時(然後無法抵抗買筆的欲望,買了幾支)。

回到ICP,已變成人山人海的局面,幾乎一個碰撞就可以把藝術家的作品碰倒(其實也真有人踢到擺設,真是怵目驚心哪)。芭芭拉的展覽,不單只是攝影展,結合了許多擺設、裝置、狹小的展場裡,到處都有她的創意存在。好精采!

Barbara Bloom, Corner: Confessional 真是我看過最精采的攝影展! 雖然我不認識芭芭拉,但我幾乎可以確定她是一個聰明頑皮的藝術家。文案充滿故做正經的幽默,作品充滿創意巧思又有點惡搞(腦裡浮現出一個淘氣的老太太)。我喜歡她大膽玩frame的作法,也喜歡她解釋 “frame”這個用途的文案。她在攝影取景玩frame,在錶框時玩frame, 在擺設上玩frame,裡裡外外,到處都可以看得見frame中有frame。

上面是她對frame的玩法之一,名畫在她的框架下,有了完全不一樣的面貌和意義。

Barbara Bloom, Kröller Müller Window

她對展覽的擺設有相當獨到的創意。一系列和幕帘有關的攝影作品,被放置在白紗帘下,要看見作品,得將白帘撥開,才能夠欣賞。簡單的設計,就能有互動,也讓她的作品有更深的「觸感」和意境。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是一個標本箱裡,有許多插標本的大頭針,和一張標本名字的紙籤,但大頭針下空無一物。作品名就是 「透明的東西」 (Transparent things),這是Bloom對前旅居美國,20世紀最偉大的俄籍作家/詩人Nabokov的戲謔(他捉蝶如癡的行徑甚至帶動了美國製作蝴蝶標本熱潮)。

希望我老了也能像芭芭拉一樣聰敏啊。

ICP的樓下正有著明位Archive Fever的主題合展-Uses of Documents in Contemporary Art. 顧名思義,就是各種和存檔紀錄有關的攝影相關作品,有許多畫面相當震撼的作品,包含三面高牆掛滿911事件發生後隔天全世界報紙的首頁。我同事就無法在那一區久立,對他們而言,太強烈了。

而我則被另一系列男性黑人裸體攝影小小的嚇到。赤裸裸的、超級赤裸裸的。仔細想想,真正在美術館看到裸體攝影雖不能說沒有,但也不算多,突然兩面牆滿滿地滿滿地掛滿 男性黑人的裸體,而且大部分蓄意強調下體,真的有點讓我害怕 (想當年第一次上人體素描,我的手真的很不爭氣的在發抖啊)。這是Glenn Ligon 重新解讀 Robert Mapplethorpe的 “The Black Book”書中的男同性戀意像的黑人男性攝影作品的 “Notes on the Margin of the Black Book (1991–93)”。他延續了Mapplethorpe在書中的排序,將照片排為兩排,中間則插入了他自己的註解,相關的,不相關的。

我覺得其中有一個註解,真的很 “屌”(屌的原意就是那話兒吧,那真的是屌極了),我甚至把那段話抄下來:

“One is no longer aware of Negro, but only of penis. The Negro is eclipsed. He is turned into a penis. He is a penis. ” (沒有人會再意識(看)到黑人/黑奴,而只有睪丸。黑人/黑奴的形象被遮蓋了。他已轉變為睪丸。他就是睪丸。)

這是掛在一幅只有黑人下體部位的攝影作品下的註解。看到這段話,我真的完全的臣服。好直接,好有說服力,很奇怪卻又很有哲理。

Notes on the Margin of the Black Book, 1991-1993. Off-set prints and text, 91 off-set prints, framed: 11 1/2 x 11 1/2 inches each; 78 text pages, framed: 5 1/4 x 7 1/4 inches each.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Gift, The Bohen Foundation, 2001. 2001.180.

Comments

comments

3 thoughts on “奇才芭芭拉 & Glenn Lig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