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藝文四月。II

昨天在Moma看了一部日本紀錄片,想不到還很及時(因為感覺博物館的選片都會稍微比較久遠一點)。這部紀錄片去年六月才在日本放映,在那之前參加了大大小小的國際影展,觀影前我並不知道這是一部引起熱烈討論的電影,後來才知道原來公視也有播過。這部電影就是 “Campaign”(「山內先生的選舉戰」或「完全選舉手冊」,原日片名是「選舉」)。因為是Moma的首映,所以有和導演想田和弘 (Kazuhiro Soda)的交流時間,甚至主人公山內和彥先生也以神秘嘉賓的身分出現,真的嚇到觀眾了。不過他真的是一個很風趣又很有喜感的人物。

山內和彥原本是一個和政治無緣的商人, 2005 年他被自民黨徵招投入日本川崎市市議員補選,一個政治菜鳥靠著小泉首相和自民黨的加持,和另外三個候選人展開激烈選戰, 本片描寫了日本選舉的幕前幕後,就像是「日本民主主義的縮影」。

【山內先生的選舉戰】於 德國柏林影展 首映,引起熱烈討論。本片是 想田和弘 (Kazuhiro Soda) 執導的第一部紀錄片電影,他也在本片放映後,成為備受矚目的新進導演。他形容完成此片像是「美夢成真」,在為 NHK 等電視台拍完四十餘部影片後,【山內先生的選舉戰】是他首次嘗試獨立創作的紀錄片。

 

山內的背水一戰- 雖然有自民黨的背書和前輩們「指導」,做集郵錢幣交易的山內家裡其實是靠太太的收入為主。若是敗選了,夫婦倆人就會面臨破產的命運,隨著廠商們的帳單累積越來越高,離補選的時間越來越近,壓力油然而生。尤其是一大堆自民黨的「前輩」們的指教(教悔),山內夫婦越發像是他們操縱的魁儡。「人們聽你說話的時間只有三秒,所以你要不斷地講你的名字」前輩指導著。儘管這是日語發音英文字幕的電影,最後看完我想山內和彥(Kazuhiko Yamauchi)的名字已經深深烙在觀眾們的腦中了。真是完全的洗腦策略。但是政見什麼的都是相當的模糊。

映後的問答中,山內也有提到其實在當下,他根本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因為在那種氛圍下,你會很自然而然的照著前輩的話去說去做。有一幕是小泉首相蒞臨,為自民黨的候選人們背書。看日劇應該會看過他們特製的大型宣傳車車頂上可以站人。千呼萬喚終於盼的偶像級首相來了,但是山內先生只能在車下旁邊默默的揮手,希望圍觀的觀眾能看到他,事後他還為了能跟小泉首相握手兩次感到很興奮。另外我很讚嘆他們「分秒必爭」戰戰競競的,有一回山內就被競選總部的幹部責罵他遲到30分鐘,山內趕緊回不是「是,是我的疏失,我竟然在這30分鐘什麼都沒做,真的很抱歉」真是不難體會當下的可怕的壓力與疲憊。

在歐美,觀眾很難想像這種拿著擴音器,開著宣傳車每天喊到失聲、到處跟市井小民不停握手寒暄的選戰,如同其他候選人,他得到各幼稚園運動會、老人運動會、廟會等去拜訪。有人問到「沒有辯論嗎」導演和山內的回答是這在日本不普遍,當時川崎市則完全沒有。這樣政見是其次,讓人記住你名字才重要的方法真的讓老外開了眼界。當然這部片也在日本引起不小的迴響,導演故意選擇再她們去年大選的時間上映,他和山內也因為這個題材上了許多節目討論日本選舉機制的問題。但是,當然,一切還是老樣子,儘管有人關注,但是要改革這樣龐大的體制不可能三兩下就辦到的。

原本以為台式選舉已經很夠看了,看了山內的選戰真是不得不佩服日本選舉的「科學性」(三秒原則)。這個選戰的真正候選人不是山內先生,而是他背後的黑手-自民黨。而這個選戰的目的也可能與政見與福利沒有直接相關,重要的是拿下這個席次 (當然要有席次才好辦事)。有人問到導演在日本拍攝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問題,他說這是他第一次在日本拍攝,原本他也以為會遇到一些阻礙。但是因為拍片只有他一個人(攝影+錄音),那些重要的前輩們、競選志工、甚至是主人公本身都覺得他只是拍好玩的,儘管他當時一再強調這會是一部電影,但當時大家都不當一回事,覺得他在開玩笑。啊,想不到真的變成電影還到世界各地參展,他們在日本放映後,也耳聞黨內有不滿的意見,但是導演本身沒有收到直接的負面回應。也讓他們感到意外。

山內的背景故事也是充滿故事性。他與導演兩人是東大的同學。但是導演說,「我們入學時,我18歲,他24歲。為什麼呢?因為他重考了5次。而我再學校課堂上一次也沒遇到過他。但是他從不錯過任何大小派對,我們是這樣熟的。而且當時他租的宿舍,是學校的左翼學生所佔,窗戶啊門啊都破破爛爛的,但是租金只要$4美金,在東京真是沒什麼好要求了,我們總是在他的宿舍留連。這樣的他,竟然會以自民黨的身分參選,我當時實在太震驚了。恰好我一直想拍這個話題,便延後了原本預定的另一個計畫,在知道山內參選後的第五天就開拍了。」從開拍到投票,只有九天的時間,這九天正式最後衝刺的重要關頭。這部紀錄片沒有任何花俏的後製,幾乎可以算是陽春。 “on the fly”的剪接方式期望能盡量呈現過程的原貌。雖然沒有事先的計畫,但是有許多地方都讓人不禁莞爾,也許是因為機制本身就有不少荒謬之處吧。

所以選完之後,山內先生怎麼樣了呢? [請去找來看吧]

ps: 生性愛熱鬧的山內先生後來也跟著導演一次四處參展,他感到很有趣。

sorry 沒有moma的票,用Brooklyn Museum混過去..

Comments

comments

One thought on “我的藝文四月。I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