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藝文四月。III

看介紹得知這是改編自法國人Jean-Dominique Bauby的回憶錄,43歲的他,是知名時髦雜誌的編輯,過著風流倜儻自由自在的生活,卻因中風而罹患一種罕見的 “locked-in syndrome” ,除了四肢不能自由活動外,亦不能說話溝通,舌頭也不聽使喚不能自己進食。

“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的片名十分特別,在拖拖拉拉了好一陣子,終於去看了。

照片: Mathieu Amalric, Marie-Josee Croze, Emmanuelle Seigner

一開始,畫面就相當引人入勝,畫面朦朦朧朧,漸轉清晰。這是從主角的眼睛看出去的視角!這也是整部電影的重頭戲。由於幾乎完全癱瘓,主角亦不能轉頭,他的視角是固定的,就好像定位的攝影機,只能看到跑進來的人事物。其中一幕受到矚目的畫面(因為有出現在預告,所以提出來)便是醫師為了避免他受到感染,將他右演縫合,而我們,則是從主角的眼睛經歷的這段怵目驚心的畫面。

一個原本像風一樣不受拘束的男人,卻患了這樣的病,不難想像他受到的煎熬有多深。然而,老天是愛戴他的,給了他兩位美麗的復健師,一個教他用僅剩的左眼眨眼溝通,另一位則負責神經復健,兩位都像蝴蝶般美麗。

用眨眼的方式去拼字的麻煩度與困難度,不難想像,一開始萬念俱灰的Bauby也興趣缺缺。但是,終於,他意識到,”I decided to stop pitying myself. Other than my eye, two things aren’t paralyzed, my imagination and my memory. ” 也許十分艱鉅,他決定接下原先答應出版商改寫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 的計畫。出版商在了解了他的情況後,派任Claude做他的助手,為他執筆。就這樣,一小段得花用數個小時,一點一點地將他的想像轉化為文字。

這樣的故事,當然有讓人流淚的地方,比方說他的兒子看到爸爸的模樣,不禁在旁流淚;但最讓人動容的片段,莫過於爸爸打電話到醫院與不能說話的兒子對話的片段。那真是一種殘酷的折磨啊。

但是,也許是法國人的幽默吧,其實整部片都有許多輕鬆的笑點。該說是富有想像力吧 🙂

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Etienne George/Miramax Marie-Josée Croze as Henriette in “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除了故事動人,我真的非常喜歡這部片的視覺處理與拍攝。是近期最讓我感到inspired的畫面,很特別,很別出心裁,很有創意卻不超過。這是美國導演Julian Schnabel繼7年前的Before Night Falls之新作,配合腳本Ronald Harwood (The Pianist),一開始片廠基於票房考量一直要求拍攝成英語片,而受到耽擱。兩年後Pathe拿下這部片,後來評量發現拍攝成英語版與法語版將太過昂貴而作罷,決定只拍法文版。結果這部電影至今已拿下至少35座獎及29項提名,在IMDB & Rotten Tomato都挾著超高分的聲勢,相當驚人。Julian Schnabel向來喜歡拍攝傳記型的作品,隨著作品有不同的風格。但這是我最喜歡的他的作品。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a-eELc1Ae48&feature=related[/youtube]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