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海人生系列 ep4 金毛篇

給人印象很好人家女孩的我,在畢業後好長一段時間是頂著一頭金毛啊。

這是在研究所七月展覽完正是畢業後的事了。

畢業初,我們幾個朋友幫忙回去台灣打拼的朋友做她的案子。等忙完正式開始找工作大概是一個月後了。當時正值.com泡沫化,加上911的衝擊,非常不景氣。

那時候,除了看徵人網站,我也固定”寄”履歷表到報紙上徵人啓示裡的公司(真是不可思議啊,現在應該沒有人郵寄履歷表了吧),殊不知原來報紙上的徵人啓示90%都是個晃子,知道這個內幕已經是好多年後自己開始申請綠卡後才知道原來當年我寄的履歷都只是給律師蒐集去給人辦綠卡而已,真是浪費了不少時間精神和郵票啊!難怪總是石沈大海,從來就沒有回應過。

因為不景氣,公司行號也不想請一個剛出社會沒經驗的新鮮人,徵人的條件總要求要有幾年的工作經驗,加上我們外國人需要公司擔保身分(H1B),儘管能力夠,但就是很難獲得面試的機會。由於下定決心畢業後就不再靠家裡,念書剩下的錢所剩不多很快的就告急。悶久了,某天我毅然決定要做點什麼改改運氣,於是我買了漂白用的染髮劑,一鼓作氣把頭髮然成金毛!此舉還把上了年紀的房東太太給嚇到,還很擔心的問我一切都好嗎,說真的,自己常會忘記頭髮變金毛這件事,常常是經由其他人的反應才又提醒我,啊,對,我現在是很醒目的金毛,呵呵。

終於,在彈盡糧絕開始了刷卡借貸撐下去的某天,一間電腦軟硬體服務的IT公司找我去面試,並要我隔天馬上開始工作。那時候,還來不及思考究竟這個offer的意義是什麼,只是很慶幸終於有了開始,終於可以工作了。但是,公司最初只有給我一年32K的低薪(其他同學至少都有42k以上),扣稅後一個月大概是1700美金,扣掉房租和交通費以及其他生活費,以及償還幾個月下來欠銀行的錢,完全無法打平,所以開始工作的那一年,可以說是越工作越窮哪。

這間公司老闆是巴基斯坦人,加上因為是IT性質所以員工也清一色的是巴基斯坦人和印度人。全公司只有兩個“外地人”,那就是同為染金毛的拉茲維雅人receptionist 唐亞和另一個金毛的我,畫面相當有趣。我們兩個可以說是相依為命的好朋友,也因為唐亞,儘管我後來不需要再染金毛了,我也保持淺褐色的頭髮和她作伴。

那時候,我們每天都三點才吃午餐。為甚麼呢? 因為公司對面的Deli, 每天三點自助餐半價,就這樣,我們很有毅力的吃了兩三年的半價晚午餐,雖然晚,但習慣了其實沒那麼困難,而且三點的人真的很少,總是有位置,也可以安心的聊是非,呵呵。

唐亞是紐約很常見的非法移民,她的薪水就是所謂的under table cash. 金額不多但不用報稅。唐亞和我一起工作的那幾年,過的非常辛苦,一方面與家人分離卻不能回家,一方面愛人是有家室的人,經濟上也非常拮据,也是因為這樣,我們兩個成為互相吐苦水的好朋友,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擺脫這樣的日子。或者說,有時候我覺得日子怎麼這麼不順時,想到唐亞的立場更為艱辛,就沒有抱怨的餘地了。那時候如果沒有唐亞在公司,我恐怕很快身心就被壓榨乾了lol

這麼多年後唐亞過的如何呢?現在她依然是金毛,已經是人妻人母,過著普通的,也可以說是幸福的日子了~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