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聖稜。

自從迷上滑雪後,才真的懂得去看山的美好。我不是會為海感動的人。可能是因為我討厭水鹹鹹的感覺:)

今年真的累積足夠的不順遂和怨氣,終於在昨天到達崩潰的頂點。面對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邁向三十之路,很難有理化我的抉擇,說服自己,更不用說去說服別人(爸爸媽媽)。當後人抱持著敬意向我請教在這裡工作的問題時,我總覺得,你問錯人了吧。在這裡我什麼都不如其他人的生活著,能撐多久? 意義何在?

還好,回家時,我收到一個包裹。 Continue reading 看見。聖稜。

光鮮背後的灰色

那天朋友鬧著說不願意到中城 “midtown”去上班, 因為太灰色了, 整個大樓的色調什麼的. 不幸地, 我已經在灰色的中城工作超過5年了…我稱她做光鮮後的灰色, 因為, 這裡是所謂的 “Fashion District” 時髦區? 也就是光鮮的服裝設計之大本營. 特色? 巔峰時間不用自己走, 陸上的人多到可以將你往前擠, 偶而可以看到一些腿長的models, 但有很多黃面孔, 因為現在衣服幾乎全部在大陸做了, 所以有很多成衣工廠的sales, 或是 負責 大陸美國的快遞公司在這裡穿梭, 不過我也貪了個便宜, 有便宜的午餐可以買. 🙂 Continue reading 光鮮背後的灰色

越整越 。亂 。

我的辦公桌事情真是令人灰心,剛把公司的桌面大整了一翻,然後赫然發現–還是很亂。

前幾天房東上來也被我鞋子亂飛的小走道嚇到了,因為小走到的燈壞了(我家的燈泡因為房子電壓不穩,真的壞的很頻繁,都快懶得換了!),根本看不到鞋子在哪裡,所以我就隨意的擺放。不過,我就是無法保持整潔,已經是我的本性。 Continue reading 越整越 。亂 。

水果老爹回來了

水果老爹水果老爹消失了將近三個月吧,我的水果早餐也因此中斷了有這麼久。上次水果老爹消失僅僅兩、三禮拜,這次這麼久小小擔心了一下:是回巴基斯坦了、還是身體不舒服?不過,應該是之前天氣太冷了,這兩天變暖和,老爹就復出了,我的早餐也開始揮復為葡萄或香蕉橘子或酪梨了。:)

老爹的照片補上囉~

偷拍好像有被發現…

Continue reading 水果老爹回來了

追雪之旅

去雪山這麼多次 從沒看過他堆滿雪的樣子, 雪山終於是雪山了。

今年冬天去Mt. Snow總是很坎坷 不是下雨路面結冰 爬不上山坡 就是下雪路上吋步難行

這次東岸的寒流 讓紐約下起厚厚的冰雪(或說是冰雨更恰當 ) 也讓Vermont下了15″-20″ 的大雪,身為紐約土包子 (總被笑沒看過西岸的厚雪) 我們(我, 詹姆士, 強尼 和另一車朋友)決定跟他拼了! (因為我要拋開工作上的不愉快)這個決定果然讓我們吃盡苦頭, 但也嚐到苦盡甘來的好味道. 原本四個小時的路程, 因為大雪, 足足加倍到9個鐘頭, 當我們抵達雪山, 已經是早上5點半了。
Continue reading 追雪之旅

買到閃靈 。賽德克巴萊

seediq-bale (賽德克巴萊)

後知後覺的聽到閃靈在美國有發行,很興奮地跑到附近專賣重金屬的CD店去詢問,當然,事情沒那麼簡單,他們並不知道ChthoniC【崇尼克】是誰,也沒聽過這張專輯,我們光是搜尋也搜尋了好一會。不過,確實是有的,於是他們幫我訂了這張專輯。店員問說這看起來 “quite serious” 是哪裡的團呢? 打知名度當然要趁現在,我告訴他, “They’re from Taiwan.” Continue reading 買到閃靈 。賽德克巴萊

純真年代

距離第ㄧ次試聽好一陣子(印象就是還不錯 但ㄧ直沒機會聽到) 終於跟朋友借來聽,伍佰的「純真年代」。(朋友Jung都是尊稱伍佰老師,我這樣沒大沒小的稱呼伍佰伍佰的,真是皮在癢。。)

令我想到 “My Boss, My Hero”裡的台詞,「心中有個小人(樵夫)在敲打」(真喜男-長瀨智也不知道那就是悸動的感覺),對於伍佰迷而言,是一種重溫舊夢的感覺吧。確實,伍佰的音樂,和我的高中生涯畫上等號。在地鐵上,浸在這十幾首既熟悉又陌生的音樂裡,十幾歲的青春歲月竟閃亮亮跳出,白色模糊的畫面,奔跑的嬉鬧的回憶,蓋住了在看著書的眼睛,一時忘了人在異鄉,ㄧ時忘了年近三十。 Continue reading 純真年代

2007 祝福大家 豬事如意

greeting card front

碰巧星期一是美國假日,今年感覺好像真的在過年呢! 想想已經9年沒有在台灣過年了,嗚~好懷念啊,上次簡老媽寄來好吃的核棗糖,高興得說不出話來,真的好久沒吃到了!

這是今年設計的賀年卡,是卡蘭(我的CardLand)ㄧ年一度的必要設計。今年試印在半透明的霧透卡上,為了解決地址看不清楚的問題,我試了立可白修正條(但會掉漆)等,最後終及版是把自己設計的郵票貼在背面,剛剛好,大家收到的速度正常,不像我第ㄧ張試寄給自己的兩個禮拜後才收到。學弟看到我的電話簿,相當吃驚,他說,「妳大概是唯一有大家 ‘地址’ 的現代人了」呵,早說我是老人了嘛。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手寫卡片是ㄧ件email, ecard都不能取代的東西。所以今年我又不眠不休地寫了快ㄧ百張吧(含客戶),如果沒有收到我的卡片,大概是地址看不清楚沒收到吧,畢竟我寄給自己三張只收到一張而已呢:)

stamp design關於我的郵票設計,當時剛好正值紅杉軍時期,我用了紅色跟綠色以及灰色-是卡蘭的顏色,在中間有愛心是ㄧ個期許,希望台灣能夠拋開這些紛紛擾擾,相親相愛。

最後,希望爸爸媽媽,外公外婆,所有家人,以及大家,當然還有我,都能豬事圓滿,健康平安。

續杯

在咖啡廳喝咖啡,第一杯永遠是最好喝的,因為後面續的多少有之前剩下的冷掉的咖啡混著牛奶,幾乎不可能再調出剛好的比例. 只有在杯子裡什麼都不剩,重新裝一杯才有可能再調出美好的比例。突然發現人生好像也是這樣,欲向前得先放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