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亂播 【交工。菊花夜行軍 】● 傳承。拷秋勤

最近突然很想念幾張之前感到超感動的專輯,其中一張就是交工的『菊花夜行軍』。本來想把交工、郭英男先生(Difang)、張雨生等都放一起,後來想 ,分別都太有成就了,還是分開比較好:) 而且,大家說一小時太長了,呵呵呵,哎呀,一開始就是錄自己高興的吧 😀 不過這次好心的只錄半小時。

菊花夜行軍這張專輯,在以前寫的『聽見』有介紹過。這是一張需要時間去理解,去了解的專輯,每一次聽都會聽到新的元素,更多細節,愈發喜愛。

http://www.books.com.tw/exep/lib/image.php?image=http://addons.books.com.tw/G/0/0020080670.jpg&width=260&height=260&quality=80

一開始不知道該用哪一首開場(已經決定亂亂播不會有像其他podcast有自己的id,因為是亂亂播啊! [笑]) 多聽了幾次,就發現想太多了,還有什麼比「縣道184」,這張專輯的 “首卷詩”更適合這集的開場呢?嗩吶聲、鐵牛車聲、田間的蟲叫聲…還有鍾永豐的口白、祭師的吟唱. 帶我們進入一個靠近又陌生的世界。

[kml_flashembed movie=”http://odeo.com/flash/audio_player_gray.swf” height=”54″ width=”322″ fvars=”type=audio&id=17772583″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wmode=”transparent”/]

傳承的部分,我介紹了拷秋勤。這是一群有志傳承、有野心的孩子。他們的作品結合了河洛的北管、南管、歌仔戲,客家的八音、山歌,江南的黃梅調,北京的國劇、國樂,甚至於台灣早期民謠、勸世歌、台語老歌融入現在的hip hop,成為他們的 “唸歌”。我在之前「柳暗花明。聽見。拷秋勤」有介紹過他們,當時他們還只是克難地在團員爸爸的辦公室錄製『復刻』那張專輯。今年,在輔導金的支援下,發了「拷!!出來了!!!」這張雙CD專輯。真的很為他們感到驕傲。復刻的歌曲都再被收錄,但有更豐富的內容更完整的方向,真的很認真向大家推薦。三百多元能買到這樣的雙CD專輯,還有蕭青陽老師的設計,真的,物超所值! (目前置放了新專輯的試聽player在右邊的sidebar 下面聽看看喔!)「破報」封面人物介紹 -拷秋勤

因為之前寫過交工的心得了,所以這篇就補充一下菊花夜行軍的文案:

為何取名 「交工樂隊」?
西 元1999年年初,交工樂隊的成員們回到美濃的菸樓錄音室,開始錄製「反美濃水庫專輯」。美濃鄉親們把這專輯的錄製當作自己家的大事,本著「交工班」的精 神,出錢出力,為「我等就來唱山歌」專輯提供了最佳的製作條件。專輯完成後,大家決定要更努力向鄉親學習「交工」的進步精神,因此將樂隊定名為「交工樂 隊」。

2000年金曲獎最佳作曲人、最佳製作人
2001年最新音樂史詩創作、魔幻現實吟唱土地現實
繼『我等就來唱山歌』在2000年金 曲獎大放異彩後,交工樂隊隨即馬不停蹄的,參加了歐洲世界音樂節的巡迴演出,是台灣第一個獲得歐洲重量級樂評矚目的本土樂團。2001年,不斷求新求變的 交工樂隊,全新推出音樂史詩創作『菊花夜行軍』。藉由農村青年阿成返鄉完成自我的故事,描繪90年代的農村現實,並首度呈現外籍新娘的心境。
音樂創作上,企圖以聲音創造畫面動感,實地採集或再製環境音樂,如農村仙人的放送聲、鐵牛車聲、口哨聲,或是以嗩吶聲彷彿摩托車的加速聲,索引出整張專輯 的聲音脈絡。此外,無論是哀悼公路的祭文式朗詩,或是將菊花擬人化的歌詞創作,魔幻寫實的風格,譜寫出一部農村變遷史。

交工樂隊以在地傳統音樂為基礎,使用鑼、鼓、嗩吶、月琴…等傳統樂器,結合現代音樂手法創造呼應現實社會的客家新民謠。在九○年代台灣民眾音樂的發展史 上,交工樂隊在文化界裡不僅被譽為跨越廿世紀到廿一世紀最重要的樂團,也是許多樂評認為標的台灣新音樂創作時代里程碑的音樂隊伍。
交工樂隊在 二○○○年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大放異彩,連獲兩項重要大獎,分別是最佳作曲人獎及最佳製作人獎,當許多人都訝於從美濃菸樓裡生產的音樂作品時,交工樂隊又代 表台灣,參加台灣首次舉辦的世界音樂節,以具有台灣本土色彩的客家新民謠,與世界八國十團的音樂團體,作國際音樂交流,不僅博得台灣各界的掌聲,也獲得國 際樂評的肯定,並在二○○一年,受邀參加捷克Respekt音樂節,比利時Gent民謠節、比利時Brugge世界音樂節,並在法國巴黎的歷史性 重要舞台New Morning演出,這些歷程為台灣的音樂發展史寫下新的一頁!
二○○一年九月交工樂隊發行【菊花夜行軍】專輯,試圖在一九 九九年發行的 【我等就來唱山歌】專輯後探索新的音樂美學型式的可能性。二○○二年一月中國時報、?#092;品好讀及新新聞雜誌將交工樂隊選入「面向二○○二 十大不可忽視的人物」。二○○二年三月交工樂隊登上英國媒體,由英國樂壇極具權威的「Folk Roots」雜誌專文介紹交工樂隊的二張專輯。同年五月奪得金曲獎最佳樂團獎。目前樂隊經常穿梭於鄉間與都市中巡迴演出。

交工樂隊成員如下:

林生祥
主唱、吉他、月琴、三弦
二○○○年金曲獎佳作曲人、最佳製作人
第十屆大學城第一名、最佳作詞人;第四屆府城民謠比賽第一名

陳冠宇
Bass手、錄音師
二○○○年金曲獎最佳製作人
1991年代表臺灣前往日本參加世界搖滾樂大賽
第10屆大學城第2名、最佳編曲人

鍾成達
打擊樂手
職業樂師19年

郭進財
嗩吶手
高雄市國樂團特級嗩吶手
臺灣最優秀的嗩吶手之一

鍾永豐
筆手
二○○○年金曲獎最佳製作人
詩人

「菊花夜行軍」本事

縣道184始於高雄縣路竹,經阿蓮、田寮,至旗山與另一條省道支線–旗楠公路匯合,而後穿 越美濃,進入六龜。就像所有探向農村的縣道,在「以農養工」的一九五○至七○年代,縣道184之於美濃,就如吸管:以各種不等價方式擠出的農民勞動 成果,農業衰敗後湧出的青春與夢想,加上六龜山區大量砍伐的原木,大都通過縣道184,接上旗楠公路,輸送至都市/工業部門。

縣道 184,生死兩極:不管出庄打天下,或前途幻滅回鄉再起–成功或失敗、榮耀或屈辱、主動 或被迫,無數美濃人在這條公路上勒緊意志。九九年夏,長跪中表決失敗的反水庫隊伍,也在這條生死路上噙著淚,誓言奮戰。 縣道184,寂寞迤邐。路的東端,少年幫農阿成牽著牛,走進農業的黃昏。七○年代末,農業產值佔農家收入比例遠低於五成,被擠出升學陡梯的阿成,連同阻礙 交通的鐵刀木與記憶,消跡於縣道184。

從黑手、業務員到想當老板,阿成企望在都市立基。有一段時日,美夢似乎在即。那是股市狂飆的 八○年代末期,雖然實質工資成長率下滑、房價上挺,但阿成以為土地公會擔保他的投資。所以九○年底破滅的泡沫經濟,輕易蕩平了他的畢生積蓄與勞動 信念,兼把他趕出都市的婚姻市場。

「不如回鄉!」同年奉勸:「兩邊都難捱,但家鄉鬆爽些。」阿成潦草包紮行李與傷痛,跨上疲舊的機車,衝出都市;同時他意識,縣道184愈往東,問題愈重。

首先是WTO黑影長曳,大面積壓抑農業的光合作用,加上父母的失望、不安與鄉人的不諒解。推他出庄的力量無日休止;所有的聲音與表情都要求阿成再次否定自我。

「既 然從土裡來,」阿成吶喊,「就往土裡去!大不了入土為安!」農業選項有限,阿成接受朋友支援,投入勞力、技術與資本均密集的產業–菊花。夜裡,當他把田裡 的燈火打亮,每每想起夜行軍前的晚點名。上兵阿成自行授階為總司令,總司令紀律嚴明,日操夜練,菊花部隊精神抖?#092;視死如歸。只是市場之路層層盤 剝,總司令一個?#092;籌失準,經常就是全軍覆沒血本無歸。
行將中年,幫農阿成真除為自耕農,父母不滿意但沉默接受,至於婚事就無退讓。媒人到處牽線,到處證明:在婚姻的國內市場,男性 如阿成者確已下架。

一九八七年國民黨政府朝全球化接軌,解除外資管制條例。三年間,東南亞成為台灣資本的最大外移地。斯時,鄰舍有宗親變產集資嚮應南向政策。幾年下來,生產沒開動 ,倒在僑社佈了人脈。九一年始,台灣與東南亞間的國際婚姻趨勢強增,宗親遂成為鄉里倚 重的跨國媒人。

作為與上一代妥協的善意,阿成依宗親指點,隨團赴南洋相親。在一家旅店,阿成與阿芬互選了對方。接著區區數日,他們以天下情人共通的坦白與掩飾,熟悉彼此的陌生。沒有太多浮華他們速速訂婚,然後是長達一年,等待台灣辦事處的簽證面談。

阿芬是華工後裔,百餘年來家族遭遇過各種政經動亂。全球化是最近的一次;在同樣的年代,同樣是外資鬆綁,同樣是國營部門的私有化與保護機制的去管制化,同樣是勞動 條件的惡化,與農村破產;全球化之於阿成與阿芬,既是敵人又是媒人。

阿芬過台灣,時稱「外籍新娘」。媒體憂國憂民,或指控她們過海淘金,或恐其降低人口素質。九五年夏,社會學者夏曉鵑與美濃愛鄉協進會合作,開辦第一所「外籍新娘識字班」,嘗試以識字教育為媒介,為孤立的東南亞新娘導覽她們的處境,並協助她們建立社區互助與安全網絡。

http://www.books.com.tw/exep/lib/image.php?image=http://addons.books.com.tw/G/2/0020080692.jpg&width=260&height=260&quality=80

↑ 交工樂隊 第一張專輯: 我等就來唱山歌

在世界音樂中驚艷國際樂壇。

在『聽見』文末,提到交工解散後,前團長林祥生又以「生祥與瓦窯坑3」的《臨暗》再度出發,不僅成為金曲獎的贏家外,這張專輯也被視為最重要的華文專輯之一。儘管克苦,但是他還是一直在努力著喔!* * * * * *

延伸閱讀:

由「觀子音樂坑」到「交工樂隊」

農人的麥克風

ps: 恰好看到音樂五四三邀請到老朋友林生祥、鍾永豐、鍾適芳這幾位累積提名、得獎加起來超過二十次的「金曲老將」,在節目中用不一樣的角度聊聊金曲獎這碼子事情。的這一集:

[kml_flashembed movie=”http://odeo.com/flash/audio_player_black.swf” height=”54″ width=”322″ fvars=”type=audio&id=13313843″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wmode=”transparent”/]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